南平市政府搬迁了 延平区怎么办

  从事办公事务、党务、社会事务10年,兴趣社会新闻、时事政治、军事历史等。省政府正式批复南平市政府《关于南平市行政区划调整的请示》。批复说,经报国务院同意,同意撤销建阳市,设立南平市建阳区,以原建阳市的行政区域为建阳区的行政区域,建阳区政府驻潭城街道人民路28号;南平市政府驻地由南平市延平区八一路439号,迁至南平市建阳区南林大街36号。

  建阳是福建最早设立的五个县治之一,1994年3月撤县设市。历史上,特别是宋代曾以“图书之府”和“理学名邦”闻名于世。伟大的思想家、理学家、教育家朱熹晚年定居建阳考亭,著书立说,为中华民族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化遗产,因此有“朱熹故里”之称。建阳现总面积3383平方公里,人口34万多。对于这次南平市府迁回建阳,当地老百姓将其称为“回归”。

  自27日媒体公布南平市政府搬迁的消息后,社会舆论对延平区房地产市场的反响是很消极的,社会舆论一致认为,政府搬迁决定了目前的南平已经不再是闽北中心城市,未来的闽北发展重心是在建阳,政府的搬迁不仅带走市直机关工作人员和部分家属,也带走与之服务配套的单位和企业,更带走人们对目前南平的发展信心。这么多的政府工作人员从目前的南平迁出,将要向南平房地产市场释放出多少的住房,又有多少人为此改变自己的置业方向,在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极不景气的情况下,南平市政府的搬迁无疑对南平市房地产而言确实是雪上加霜。

  根据城市发展需要,延平区实施新城建设工程,新城区域位于距延平城区数公里的闽江边上,按照新城规划,这里要打造成“闽北绿色产业总部中心、闽北金融商贸会展中心、南平行政文体医疗中心、绿色文化旅游文创中心”。详尽的规划把新城分为近期,从2013年——2020年,远期则到2030年。从人口规模到城市设施建设,都有着科学而乐观的设计和预测,但随着市政府的搬迁,这样的目标能不能实现呢?

  2018-10-03展开全部武夷山、浦城、、松溪、政和、邵武、光泽六县市表示搬的好 。

  延平区,吸干了南平市。结果人均收入比不过邵武,武夷山。延平区高铁,动车,三甲医院,该有的全都有。邵武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吸了30年,还是这个德性。到底谁给你的勇气在这装?梁静茹吗?恬不知耻,南平以前在福建排在中游。1988年搬到延平区,30年给你玩成了福建倒一。我要是延平人。我都害臊。没能力,就把市府欢送去武夷新区。也算积德,知道吗?

  个人认为,重新迁府建阳是“地理中心+土地资源+武夷品牌+闽北地缘文化圈+现代交通发展+延平五南工业没落”多重因素共振的必然结果,符合闽北绝大多数县市的切实利益,得到福建省和中央的大力支持。当然,延平区利益受损方反弹强烈,故意抹黑也是一种必然。

  1、地理中心。闽北地域广大,幅员面积2.63万平方千米,占福建省的五分之一。建阳地处闽北正中央,和周边8个县市接壤,一小时直达周边所有县市;延平则位于闽北最南端,到浦城、光泽等县市走高速要3小时,不从节约行政成本、优化地级市政府管理上,迁府建阳毫无疑问是最优解。

  2、城市建设用地资源。对福建广大山区而言,土地资源是最为宝贵的资源,城市体量扩张无不以建设用地为核心要素。最近20年,福建省内所有城市的城区都扩大2倍3倍5倍8倍10倍。建阳童游、将口、武夷山兴田一带多是河谷盆地和低丘陵地形,建设成本低、扩张潜力大,是闽北最优质的集中连片建设用地,可以和建阳城区无缝连片发展;延平城区没有一片平地,20万人口挤在狭窄的3.84平方公里两桥以内主城区,建设强度在全亚洲都名列前茅,周边45度以下坡地全部开发完毕,根本无地可用。从延平小小一个县城区区50万人口居然建6个火车站可见用地匮乏到什么恐怖程度。

  3.武夷品牌。闽北最具含金量的是武夷品牌,武夷山是全国四个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地之一,全国九个国家公园之一,第一批5A级景区,蜚声海内外,知名度、但同时武夷山又是全国重点生态功能区、国家自然保护区,本身不适合过度开发,基本没有什么工业,迁府建阳对于最大限度发挥武夷品牌优势,闽北县市优势互补,打造大武夷经济文化旅游圈,是切实闽北实际的。

  4.闽北地缘文化圈。建阳和周边的武夷山、浦城、建瓯、松政同属古建州府,都位于建溪流域,地缘相近、人缘相亲、语言相通,经济文化民间交流往来密切,是真正的亲兄弟。延平及顺昌原属闽中延平府,跟沙县、尤溪历史同源,小三线时代大量福州人迁入。延平人跟闽北县市根本就不穿一条裤子。

  5.现代交通发展。计划经济时代,延平有横南、外福铁路交汇,延平来舟站是福建最大的铁路编组枢纽,北向出闽必经之路,延平沿闽江水路达福州,建阳到福州6小时,延平到福州3小时,相对而言延平的省内交通优势巨大。随着现代交通发展,县县通高速,合福高铁通车,建阳到福州只需1小时,只比延平多半小时,延平铁路优势、水路优势荡然无存。

  6. 延平五南工业没落。计划经济时代,福建因台海因素,在厦漳泉工业都是光屁股时候,国家把福州、温州、杭州、上海的工业往内陆山区搬迁建设小三线,延平以“五南”以代表的小三线工业如日中天,当时全省工业排名为福州、三明、延平,延平的财税收入贡献非常高。然而不符合经济规律的小三线工业注定是不能持续,改革开放后,沿海迅速崛起,延平“五南”跟东北、三明工业一样没落。到现在,延平50万人口280亿GDP,跟建阳35万人口180亿GDP并没有什么优势。经济地位的下降,使得延平在闽北变得并非不可或缺。

  7. 需要说明的是,延平当年全省第三,不是因为延平自身有多强。同时受益小三线建设,顺昌当年还是全省十强县呢,现在沦落到全省23个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在改革开放全国发展最快的30多年,延平作为班长既没有幅射带到县市,更直接把闽北带至全省倒一(不要说什么GOV无能,隔壁宁德连续两任大老板荆福生陈少勇落马,照样在2006年甩掉60多年倒一的帖子),本身难辞其咎。现如今因为地级市红利丧失作为既得利益受损一方,百般攻击抹黑武夷新区,实属不该。

  8.武夷新区“吸血论”纯属延平人恶意抹黑。武夷新区的前身是2006成立的闽北工业集中区,和南平工业园、浦城荣华山产业组团一样,同为南平市本级直属的三大工业平台之一,定位是单纯的工业园,没有行政功能,根本就没有多少投入。直至2012年省政府批准《武夷新区城市总体规划(2010-2030)》,2014年国务院批准迁府建阳,武夷新区才开始进入实质投入建设阶段。请一定注意时间节点,南平被班长延平带成全省倒一是2006年,延平人却言之凿凿说是武夷新区拖累吸血导致闽北变倒一,何等无耻,何等可笑。

  再来说一下延平有没有血可吸的问题。政府财政实行分税制收支两条线。闽北全境十县市区皆是原中央苏区县,全部依赖转移支付的吃饭财政,市本级和十县市区都需要中央补助才能保障基本运转(稍懂得点财税知识,看下市本级和各县市区的财政预算决算报告便知),如松X县每年财政收入2亿,支出10亿,需要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补贴8亿保运转。延平财政每年收入不足10亿,远远入不敷出,有逼血给建阳吸呀。反正延平人是属于那种,只能我有,下面的县市去死都跟它无关的黑暗心理。最最典型的例子是省属高校原南平师专从延平迁武夷山更名武夷学院,哪怕事实已经证明迁建武夷学院是如何成功的决策,延平人至今耿耿于怀。

  综合上述多种因素考虑,国务院批准重新迁府建阳是切合闽北实际的,绝不是什么瞎折腾。诚然,闽北作为福建山区欠发达地区,常住人口290万,外流50万,建阳经济体量闽北第四,人口数第四,搬迁影响对闽北格局影响巨大,发展面临外部宏观经济下达、内部产业基础薄弱、人才资金匮乏等等诸多困难和挑战,但是最最明确的一点是:闽北人民需要发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ake27lodi.com/jianyangshi/350.html